兀自散语话茂腔

点击数:5752017-05-05 00:00:00 来源: 青岛文化研究院

茂腔戏作为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深深凝结着胶东地域的民风习俗和区域内民众的悲欢离合。很多人对时局下难以为继的家乡小调发出轻呼哀叹,更对乡音的模糊改变担心不已。其实,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特质的地方戏,其传达的绝不仅是舞台的美妙之声,还因为这种“活态”的传统文化,既传承着一定的历史,又期待着在时代精神的表现中实现文化传统的创造性转换。 

文 | 黄迎周

                                   

曾享有胶东姊妹花美誉的茂腔作为地方戏面临着诸多尴尬。

当前日新月异的社会化变革,使得茂腔这种“地域文化精神”下浸泡着的地方戏既不易共进又难为自守。其固化的程式难以表现新生活的丰富内容,而其叙述的模式又难以适应新观众的审美。

原本植根于民众之中的地方戏就会处于百姓的喜好变迁和异文化渗入的双重夹击之中,茂腔戏同样面临着诸多尴尬。

如何使产生于民众之中的茂腔地方戏固守住植根其间的民众并争取更多的民众,如何使茂腔戏的历史文化价值通过创造性转换来延续,是我们需要从全局视野来进行战略性思考的问题。

 

图为黄岛区茂腔艺术传承中心演出的《恩仇记》

唱腔的表意局限

地方戏其在表现形态上的共同性,就是“以歌舞演故事”。

在戏剧四功五法上,“唱、念”显得更为重要。在地方戏中,“念”是方言音韵,“唱”是便于方言音韵表情达意的声腔体系。具体到茂腔的演出中,听不懂青岛方言就不能感受到演剧的趣味和魅力,也难以捕捉到其声腔中包蕴的微妙情感。

这就是说,地方戏在强化其表演特色之时,也相应地形成了其表意局限。这也是大部分关心茂腔戏的人最担心的问题。那么如何让茂腔戏真正扎根胶东半岛,走向全国呢?或者说,至少能让茂腔戏生存的更好。

生态文化和文化生态

加强对茂腔戏的“生态文化和文化生态研究”是其生存和发展的重要课题。对于地方戏的生存和发展而言,要下力气做好戏曲的文化生态调查工作,这涉及到很多方面,既有社会的也有自然的,既有人的因素,也有戏本身的因素,既有主观的实际需求,也有客观的现实限制,都要一一缕清楚,因地制宜设立地方戏曲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可能是目前最有效保护手段。

对地方戏实施文化生态保护,至少标立强化两个理念:打破行政区划而确立“文化区划”的理念和实施“文化整合”的理念。就确立“文化区划”的理念而言,茂腔的文化生态保护就要考虑不仅是胶州胶南和青岛市区,还要包括高密、诸城、莒县、潍坊、日照等“文化区划”,而不是一提茂腔保护,就仅限青岛的,或者高密的。

就确立“文化整合”的理念而言,其实也意味着地方戏的资源整合、做大做强。京剧起家之初,尚能整合汉、徽、昆、秦腔等剧种,今日我们为何要固守剧种壁垒,拒绝文化整合呢?茂腔其实和柳腔等山东其它地方戏剧整合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它们是如此的相近。其实越是对戏剧细化,细化到天下第一的“孤团”,其生存空间越是狭小,生存趋势越不乐观。

图为黄岛区茂腔艺术传承中心演出的《清风亭》

时代文化精神

地方戏的产生、发展及其所自带的时代性,都是当时社会的一个侧面反映,也就是说都有其文化印痕。茂腔从民间小曲到舞台演出,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由俗到雅、由单一到丰富多彩的发展变化,每一步都离不开社会,离不开由特定阶段人们精神生活的要求、以及以其为内容而构成的对时代文化的依托。

若要发展和保护茂腔,也必须找到这个时代的文化精神。以时代文化精神为依托,让茂腔在这一精神领域内继续生长,符合当地的社会经济文化情况。那么能让茂腔正常发展成长的生态环境一定要有,至少要去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京剧艺术生存与发展的现象就是一个好例子。地方戏应当存在的理由并不只在于它所具有的艺术个性和表演特色,还在于我们的地方和国家能不能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这是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课题。

自救

茂腔戏要强化自救意识。自救的理念还包含着对传统的创造性转换,是一种发展中的自救。作为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的地方戏,是一种仍在传承、可以激活的“活态文化”。主要是要求茂腔戏自身跟上时代要求。茂腔戏现在的观众主要是老年人,其发展前景令人堪忧。那么在保护好其生存环境的同时,还有适时变革自己,以解放并发展其艺术生产力。

多创作生产有影响的好戏并藉此推出担大梁的‘腕角’,对茂腔的生存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追求发展才能有效生存,只有发展着的建设也才是最有效的保护。

普查

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继续开展普查,尽快摸清地方戏家底。比如充分利用现代化办公手段,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多种方式,对目前各地传统戏曲的种类、数量、分布状况、保护现状及存在问题,特别要对戏曲传人生活状况进行真实、系统和全面的记录和保存。

只有先保护起来,才能讨论下一步的传承。社会的发展与变革必然对传统文化产业产生冲击,茂腔也无法逃避这一现实。

目前茂腔的专业剧团现仅存三家,分别为青岛市茂腔剧团、胶南市艺术团 (设茂腔队)、高密艺术剧院(设茂腔剧团),他们的发展前景堪忧。

青岛市茂腔剧团现在的团址不但没有排演场地,周围环境就不适合剧团的存在(一楼二楼为胶州市人民医院的办公楼,旁边就是住院部);再就是因为缺少排练经费,新创作剧目很难投入排练,一些濒于失传的传统剧目也无法重排。

20世纪20年代前后的老艺人大部分已去世,建国前后的首代传承艺人,也已人到老年,目前许多传统剧目濒临失传,抢救这些剧目已刻不容缓。

不离不弃的农民观众

时下对戏曲艺术感情最深的,应该说还是农民。

当城市戏曲市场急剧萎缩,许多城市人对戏曲冷淡、漠视、不理不睬的时候,农民们仍以火热心肠对待戏曲,一如既往地爱恋着戏曲,不离不弃。

现在胶州有20多个业余剧团组成了乡村戏曲的艺术大军,扮演着活跃乡村文化生活、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提供精神动力的重要角色,支撑着乡村戏曲的广阔天地,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满足广大农民的戏曲需求,重视乡村戏曲,并对其加强领导,大力支持,不仅是农村文化工作的重要一环,更是文化部门支持“三农”工作的重要职责。

我院概况

  • 青岛市艺术研究院系青岛市政府设立的艺术研究机构,隶属于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1960年成立之后,初称青岛市戏曲研究所,1992年变更为青岛市...[详细]

  • 历史沿革
  • 现任领导
  • 历任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