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家言】行走的敦煌

点击数:6412017-09-07 00:00:00 来源: 青岛文化研究院

这场文旅性质的演出,

在我心中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大而无当的“印象”派,

他早已打破的陈旧的观演方式,

以“浸没式”戏剧的特点,

给我们呈现了一出“行走的敦煌”。


【壹】

从十几年前的《印象.刘三姐》开始,国内的著名景区就开始了旅游 + 演出的文旅商业模式。到后来《印象.西湖》《印象.丽江》《印象.大红袍》,张艺谋团队打造的,以“印象”命名的实景演出,已经成功的在国内许多经典旅游目的地运作成功。几年前就有消息说,“印象”系列已经跨出国门,受邀赴马来西亚打造《印象.马六甲》,这种商业模式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印象”系列的演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山水实景,无论是玉龙雪山,还是西子湖畔,都是借景铺陈,用演员、光影、场地的组合,来展现这一方水土的情与景。

然而正像“印象”系列的命名一样,看过几次之后,观众的观赏体验确实是一种趋于雷同的“印象”。演出的区域往往距离观众几十米,巨大的场景产生视觉冲击的同时,也造成观赏的隔阂,完全是靠灯光、水面、演员阵列等一系列的技术条件支撑整个演出,演员并不承载演出的情感,而可以视作一种道具,他们被用于勾勒场景、展现气势或者借助灯光的变换,依托轨道的移动或聚或散,在天然的剧场中,展现曼妙的视觉效果。

青岛文化研究院

▲印象.刘三姐——借景漓江一处相对封闭的江面,周围的山峰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山峰、江面、江中布景、道具,用灯光勾勒,借由广阔而宁静的水面,形成一个巧夺天工的剧场。

【贰】

景点+演出的文旅模式,拓展了旅行的意义,但也陷入雷同的审美疲劳,如何在这方面做更多的探讨,敦煌上演的《又见敦煌》给出了一个让人惊喜的答案。《又见敦煌》首演于今年五月,是张艺谋“印象”团队的大将王潮歌推出的作品,既有“印象”系列的经验,又有和张艺谋多年的磨合,还有她作为女性导演的不同视角,让我对这个演出多了一份期待,于是在八月份的敦煌之行中,带着这种期待终于遇到了《又见敦煌》。

青岛文化研究院

▲  《又见敦煌》是一个地道的文旅项目,但不同于任何一个“印象”系列,他并不在山水实景中演出,而是为了演出专门建成一座剧场,剧场位于敦煌莫高窟数字中心西侧,是敦煌市区前往莫高窟的必经之地,它通体蓝色,用简约的梯形切面勾勒出晶莹剔透的感觉,寓意即是沙漠中的一滴水。

观众的期待从开始进场的一刻即被点燃——这个剧场并不是像常见的剧场一样从富丽堂皇的大厅进入,而是按照S形的路线由地下的检票口进入。进入之后,第一件事是找座位,但是眼前的剧场布置让我立刻明白,将要看到的演出没有座位。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是一个T台,观众站在T台两侧,T台的尽头是盛装的敦煌人物,讲述着他们的故事,次渐向我们走来。有戎装的将军索靖,有和亲的公主,有220窟画像上的夫人,有历尽磨难的玄奘,有背负一生骂名的道士王园箓,有倾尽一生研究敦煌的常书鸿……他们走来又走远,最后隐去在T台两侧的流沙中。

青岛文化研究院

(作者手机拍摄)

【叁】

 正当我期待T台上将会上演什么故事的时候,演员却把我们带到了上个世纪最初的时光。这是一次真正的穿越——观众在引导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演出的第二空间。演出空间依然不设坐席,观众走入一个开放式的大厅,在充满清末市井风味的几组人物中穿梭,驼铃声、叫卖声、邻居的交谈声,孩子们的争吵,街头卖艺的,互相混杂着。观众就这么游走在演员身边,演员也游走在观众身边,呈现出一个全新的演出空间。待观众全部入场后,这一演区的演出正式开始,舞台被设置在这个大厅的四面和中央几块几何体上——也就是说演员就在你的身边,敦煌的故事就在你的身边。这个时空上演的是道士王圆箓背负着内心的不安,把“祖宗留下的东西”卖给外国人,这也使得他一生都背负着内心的惶恐不安和世人的骂名。

 

▲  在第二演出空间上演的“抹红”一段,即道士王圆箓率众村民搬运走“祖宗留下的东西”,村民们知道自己这是做了一件愧对菩萨、愧对祖宗的事,于是按照当地的风俗在身上和脸上抹上红色,让祖宗不能认出来。敦煌先民的羞愧、纠结、心痛、无力在那一瞬重重的击打在每一位观众的心上,就连那个万人唾骂的王圆箓,也不再面目可憎。西北特有的声腔回荡在剧场,演员近在咫尺,他们挥洒手中的红色,那一把把红色的沙石近到可以落在观众的身上。你和敦煌突然发生了如此紧密的关联,此地、此情不再是简单的灯光汇集的场景,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人,这确实是超越其他文旅演出的地方。

王圆箓的故事谢幕,演员邀请我们去往一千年前。这时,剧场的引导员再次出现,原来这是一个两层的剧场,刚才演员所在的是二层,引导员引导大家就近在一个小入口外排队,如参观莫高窟一样次第进入。这时的观众,已经被不知不觉得分成十六个小组,每个小组随着引导员进入一个“洞窟”——这便是本次演出的第三空间。这个极小的洞窟的上方和下方都是演区,上方的演区是要把自己美丽定格的夫人,脚下的演区是等了丈夫一辈子的孤寂新娘。

青岛文化研究院

▲ 值得一提的是脚下的演出空间。在脚下灯亮的一瞬间,观众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块巨大的透明玻璃上,敦煌千年前的人物,就在脚下的空间演绎自己的故事。观剧的体验非常新鲜,同时又让我建立一种奇妙的疏离感——我在洞窟之中看故事,而故事中的人却遥不可及。

他们的故事并未结束,观众还意犹未尽之时,引导员就告诉大家前往下一个空间。令人惊喜的是,在行走的过程中,观众会发现,每个人都会走过其他的“洞窟”,而其他的“洞窟”中上演的内容,和自己刚才看过的不同,也就是说,在第二演出空间分组的时候,观众被分成十六组,这十六组观众看到的是不同的十六个敦煌的故事。这时,这场文旅性质的演出,在我心中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大而无当的“印象”派,他早已打破的陈旧的观演方式,以“浸没式”戏剧的特点,给我们呈现了一出“行走的敦煌”。

【肆】

演出进行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最后一个演区。

这个演区回到正常的剧场形式,和你共同完成“行走”的观众纷纷落座于此,此时我的感受是,刚才的那场行走似乎恍若一梦,让人穿越千年。这个剧场采用了三面演出的形式,观众正对面一个演区,两侧分别有一个高台,现代人的提问在两侧高台上进行,而一代又一代人则在对面的舞台上演着敦煌的故事。他们有戍边的将士,有期盼丈夫回归的外族少妇,有边塞诗人,有跋山涉水的僧侣……

青岛文化研究院

▲舞台的前端有一块巨大的3D屏幕,巨幕上演着大漠独有的风景,这块巨幕是透明的,上面的风景和透过巨幕看到的演员互相映衬,构成一个鲜活的敦煌。舞台上几个旋转的几何体,起起落落,一幕幕的故事上演,一波波的人物轮转,那是敦煌积攒了一千多年的声画再现。

▼演出结束后,观众被分流从几个出口拾级而上,有序的走出这个地宫般的剧场,此时那座水滴般的剧场再次呈现在面前,西部的冷月淡淡的挂在天上,这轮明月曾看见过千年前的故事,而不知不觉间,你也刚刚从那故事中走出来。

青岛文化研究院

 

【责任编辑:李苑(Top) 返回页面顶端

我院概况

  • 青岛市艺术研究院系青岛市政府设立的艺术研究机构,隶属于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1960年成立之后,初称青岛市戏曲研究所,1992年变更为青岛市...[详细]

  • 历史沿革
  • 现任领导
  • 历任领导